栏目导航

GMAT知道 备考心经 冲刺宝典 GMAT题库 热点专题 GMAT论坛
热点专题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点专题 >

故事:发现丈夫生二心我表面做好贤妻背地里筹划让他净身出户

发布日期:2021-12-18 00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打开门,米饭香灌进孔翔宇的鼻腔,砂锅盖子被锅里翻滚的蒸汽顶得一翘一翘,仔细一闻,是妻子拿手的竹荪鸽子汤。

  陈雪梨听到开门的声音,头也不抬地说,“朵朵,快洗手盛饭,妈妈今天煲了你最爱喝的汤……”

  陈雪梨从厨房里探出一道目光,又惊又喜,就着围裙擦擦手,赶忙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,又把拖鞋拿出来让他换上。

  “今天怎么回来吃饭?也不早说一声,我好把鱼和虾提前解冻,现在炖肉也来不及了,真是的……”听上去似乎是嗔怪,可语气里的欢欣却掩饰不住。

  “朵朵生日是前天!年年提醒年年忘,你说你们公司咋就这么忙!”陈雪梨白他一眼,“多让孩子伤心。”

  “你忽然回来吃饭,家里也没个准备,我这就去楼下买些你爱吃的熟食回来……”陈雪梨说着,一边摘掉围裙,换上便鞋就要出门。

  “真啰嗦,有啥吃啥,我又不是客人。”孔翔宇并不领情,嘴里嘟囔着进了洗手间,留她一个人尴尬地站在门厅,患得患失。

  朵朵回来了,闻到香味刚要开心地跑去喝汤,忽然看见爸爸从洗手间出来,满脸的笑容瞬间凝固,一言不发地径自向自己的卧室走去。

  “朵朵,回来!”陈雪梨在她身后叫住她,嗔怪道,“没看见今天爸爸回来了吗?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?”

  “既然你这么尊重他,让他当你爸爸好咯!”朵朵回到自己的房间,“哐”地一声关上了房门。

  陈雪梨正要跑去敲门,孔翔宇挥了挥手,“由她去吧,我平时工作太忙,抽不出时间来陪你们,又好几年都错过了她的生日,孩子生气是自然的。算了吧。”

  陈雪梨收回了敲门的手,叹一口气,把简单的两菜一汤端上桌,给孔翔宇添上一大碗白饭,准备开饭。

  她在门外唤了朵朵几声,没人回应,知道这餐好不容易凑齐人数的晚饭泡了汤。只好给朵朵留出一点饭菜,然后和丈夫坐在餐桌的两端,各自端起了饭碗。

  孔翔宇一言不发地埋头吃饭,偌大的餐厅里只有筷子和碗碟碰撞的脆响,比一个人吃年夜饭还让她不自在。

  夫妻俩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吃饭了,陈雪梨几次开口想要找点话题,问问他最近工作顺利吗?公司里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发生?下半年可不可以多陪陪孩子少点加班?

  她记得刚结婚的时候,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,在出租屋里吃个泡面都能聊上好几个钟头。

 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夫妻俩的沟通变成了陈雪梨的一个人的碎碎念和孔翔宇冷冰冰。

  不同于在外面的老练,果断,成竹在胸,此刻的孔翔宇懒散,心不在焉。说话的时候不认真,沉默的时候又太用心,这是只有在这个家里,他才会呈现出来的姿态。

  刚毕业那会儿,他们在这座沿海城市打拼,居无定所,天天不是方便面就是盒饭。

  在那或浓郁或清甜的汤水中,找寻一点家的味道。在大都市冰冷的钢铁森林里,滚烫的汤可以让心保持些许温度。

  陈雪梨是南方人,从小跟外婆长大,外婆很会烧菜,最拿手的就是煲汤。据说外婆祖上是御膳房的大厨。

  在那和别人合用的不足四平米的小厨房里,她挥舞着刀叉锅铲,田螺姑娘一般三下五除二就能整出一桌子好菜。

  雪梨的老火靓汤简直香飘万里,几个合租的住户都是些年轻人,常常厚着脸皮来蹭汤喝,雪梨热心肠儿,倒也来者不拒。

  那个说,“嫂子,喝了你煲的汤,外面的快餐简直是吃不了。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方法,让我女朋友也学学,省得我们天天来蹭吃蹭喝。”

  几个从不做饭的小青年试过“懒人汤包”之后,各各惊为天人,绝技傍身,好像不开家米其林餐厅简直埋汰了自己的厨艺。

  这样看来,这小小的汤包竟蕴含着无限商机,一个创业计划的雏形就这样产生了。

  孔翔宇家里一穷二白,拿不出启动资金,倒是陈雪梨咬咬牙,朝父母伸手,要了五十万,那可是他们二老大半辈子的积蓄。然后开了一家副食品公司。

  随着电商黄金时代的到来,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郊区的出租屋到市区的复式公寓到如今的花园洋房。出有商务车,居有大平层,她该满足了。

  这年,他们的女儿朵朵刚满六岁,一直呆在老家由外婆照看,一年到头见不了妈妈几次,跟她不熟,也不亲。

  她说什么也要接朵朵来城里上小学,亲自照顾她,来弥补这些年忙于创业亏欠孩子的母爱。

  后来,孔翔宇越来越忙,忙工作,忙应酬,忙攀登。温饱思上进,从前忙生计,如今忙野心。

  每天到家都得半夜三更,老婆孩子都睡了,再往后,回家都少了,问他干嘛去了,总是那句——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?

  晚上10点半,隔壁传来朵朵均匀的呼吸声,陈雪梨和孔翔宇背靠背各自躺在一张床的两边。

  床头放着熨烫好的衬衫,饭桌上牛奶鸡蛋还冒着热气,孔翔宇穿上衬衫,吃过早饭,驱车去了公司。

  “是啊,我在为你打抱不平。妈,爸爸都多久没回来吃过晚饭了,还经常彻夜不归,这……正常吗?”朵朵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汇。

  “小孩子家家,别整天胡思乱想。你爸那是在忙工作,我们好得很,你就放心吧!”眼看到学校了,陈雪梨刮刮朵朵的小鼻子,笑着轰她下车。

  陈雪梨知道她叫亓小琪,几年前大学毕业,开了这家咖啡馆,有一个彼此相爱,把她宠上天的男朋友。亓小琪知道陈雪梨是个家庭主妇,丈夫经营一家公司,事业有成。

  今天陈雪梨没有心情看书,想到女儿早上的神情就忍不住一阵心疼,坐在老位置上出神。看着咖啡一点点蚕食着漂浮的雪顶,直到奶油沉入杯底,卡布奇诺变得浑浊。

  亓小琪察觉了她的异样,走上来关切地问,“怎么了陈姐,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。”

  “要是陈姐你不拿我当外人,就给我说说,帮不上什么忙,给你宽宽心也好。”亓小琪转身给她续上一杯新的,坐在陈雪梨身边。

  “我老公现在一个礼拜也见不到几次面,连孩子都看出来了,我怀疑他外有事。”

  “什么工作需要带着香水味儿回来?身上还沾着长头发?”陈雪梨撩起亓小琪的头发,又指了指自己,“我明明是短发。”